一位鄂A车主的跨省漂流:住不进酒店 只好睡车里

中信新闻 2020年01月28日 23:52:50 阅读:529 评论:0

(原标题:从“离城”到“恐鄂”,#一位鄂A牌照车主的跨省漂流#)。

酒店不让住,饭店不卖吃的。

在收费站口被劝返。

……。

鄂A牌照车主刘明。

已经在高速路上“漂流”了6天。

他在武汉“封城”前外出自驾游。

因为疫情防控升级。

随即开启了一段“囧途”。

武汉,封城第六日。

1月26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据相关数据显示,1月10日至1月22日,从武汉出发的人群中有6至7成的人前往了湖北省内的其他城市,其次是河南省、湖南省、安徽省、重庆市、江西省。

从最初对于疫情的紧张,到带有“湖北“标签的人们被当成“危险人群”,武汉乃至湖北人在外境遇悄然发生改变的“拐点”是1月23日的武汉“封城”。此前,他们有的像往年一样,外出旅游,返乡过年;有的在“封城令”下达的几个小时内成为“逃城者”。此后,他们遭遇被举报,被围堵,被劝返,有的人对于“鄂”字避之不及。

好的是,情况正在转变。有的人,建了10多个微信群专门帮助武汉人;有的人,将自己家的4个卧室提供给暂时无法回家的武汉人;27日凌晨,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一封“请求”信,在信中呼吁和请求给与武汉市民及武汉旅游团必要的帮助。

27日,《人民日报》也发出呼吁:“‘抗疫’不能变成‘恐鄂’,我们唯一共同的敌人是新型冠状病毒。”1月28日,《光明日报》刊发评论《别让“恐鄂”情绪变成次生灾害!》。

目前,云南、广西、广东、海南等多地安置湖北滞留游客的酒店陆续公开,各地的措施也在相继出台。在这个让人揪心的鼠年春节中,来自四面八方的温暖已经开始慢慢消散偏颇的“恐鄂”情绪。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因为恐慌而逃城的市民、卷入事件的旅游者、返乡过年的大学生,试图拼凑疫情之下在外湖北人,这些天经历的苦闷和温情。

一辆鄂A牌照汽车的漂流:。

住不进酒店只好睡车里。

1月22日,早上5点多,刘明下高速进入江西赣州市。开了一夜车的他,正准备在酒店休息时,当地派出所民警赶来。对方让他穿上衣服,戴好口罩下楼,一辆120救护车将其带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他离开医院,自此开始了长达6天的“漂流”生活。

当地派出所和120到酒店找刘明。

刘明是湖南人,在厦门工作的他,2019年被公司派到武汉当驻厂管理,为了工作方便,公司给他配了一辆鄂A牌照的汽车。1月中旬,趁着年前放假,他开始出门自驾游,从湖北到福建,再到广西、云南。离开武汉时,他对于疫情信息几乎不了解,准备游玩一圈,回老家过年。

回到酒店,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能再入住,并派保安、服务员一直盯着他,他不得不收拾行李离开。他往广西方向开,一路开,一路找酒店住宿,但是开到了桂林还是没有找到,太困了,他只好将车停在服务区,放下座位,在车里睡。

1月24日,除夕。他到广西某地,终于找到一家酒店,可是刚进酒店,当地派出所和120救护车再次赶来,三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将他带到医院进行检查。他告诉工作人员,已经检查过,并展示了报告单,但是对方说已经过了两天,必须再检查。

刘明在医院做检查。

一切正常,刘明从医院出来,准备打车回酒店,他发现所有的出租车都不载他。“我刚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一位司机告诉我,你已经在我们市出名了,你的视频,包括车牌号都在我们出租车司机群里了。”刘明哭笑不得,只能自己走4公里,回到酒店。

回酒店和之前一样,无法再继续住。他感到一种奇怪的氛围,大家都远远地看着他,一位服务员看见他要进电梯,马上就从电梯跑了出来。他收拾好东西,离开已经是下午3点多,还没吃饭,他将车停在一家饭店门口进去吃饭,可是刚点完菜,老板就让他到外面等着,只能打包带走,不能在店里吃。刘明很委屈,将车开到高速服务区,一边吃饭,一边流眼泪。

刘明发现,路过的服务区,很多湖北牌照的车主都和他一样,带着被子和干粮,睡在服务区。有一位车主,带着妹妹和女朋友出来旅游,最后他们干脆买了帐篷和食物,住进了山里。

除夕夜,刘明打算再次进城吃顿好的,可是刚出高速收费站路口,就被交警就拦下了,让他返回。他只能又将车开到服务区,买了一桶泡面和两根火腿肠,当作年夜饭。

除夕夜没能回家吃年夜饭的还有陈女士。她带着父母到澳门旅游,本打算24号回家过年,但是随着武汉“封城”,返回航班取消,她被滞留在珠海。

因为4201开头的武汉身份证,很多酒店没办法入住,她只能带着父母到中山投靠朋友。在朋友帮助下,陈女士在中山住进了酒店,酒店要求他们每两个小时下楼测一次体温,不要到餐厅吃早餐,她们统统答应了,可是两天之后,酒店还是没办法让她们继续入住,最后她们不得退房离开。

陈女士和家人在酒店吃泡面。

在广州,曹建辉一家三口因为没酒店住,挤在亲戚家20多平米的出租房里。此前他们住了两天酒店,老板开始告诉他们不要对外说是武汉人就行。两天后,疾控中心打来电话,要排查,所有武汉人都得上报。

“如果上报登记,疾控中心每天会派人来消毒,其他旅客知道,就没法做生意。”曹建辉不想让老板为难,最后与老板达成一致,他们每天花20元,酒店将床和被子租给他们,他们搬到亲戚家住。

如今,亲戚的社区也在排查武汉人,亲戚怕影响工作,不敢上报,他们一家人只能每天窝在房子里,不敢出去。1月27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曹建辉,希望和他通电话,但是他说只能微信文字聊,“打电话怕旁边知道引起恐慌,现在确实怕了。”。

返乡学生遭遇个人信息泄漏。

25日下午,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了一条公告:1月26日零时始,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

眼看,武汉是回不去了,刘明打算开车回湖南老家,他向亲友打听老家疫情防控的情况,朋友告诉他整个县城都封路了。村支书得知他要回去的消息,连忙打来电话央求他,不要回去,不要给村上找事情。

随着疫情防控升级,多个省份和地区纷纷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各地也开始逐人逐户全面摸排有武汉旅居、接触史人员。

从武汉返回湖南老家过年的大学生邓怡是摸排信息泄露的受害者。1月15日,在武汉读大四的她,放假回老家,23日之前没有人告诉她们要上报信息,但是当天镇上女医生突然上门测体温,并登记个人信息——姓名、性别、年龄、返乡日期、身份证号码以及电话号码。

此后,女医生隔一两天就上门测一次体温,很多电话也从四面八方打进来问她的身体情况。26日,一个本地陌生的微信号加她,她从对方那里得知自己的信息被泄露了。对方给她发来一份《武汉返乡人员表格》,上面是邓怡和很多像她一样返乡者的登记信息。

这几天,不断有陌生人加她微信,给她打电话,有的询问她是否咳嗽发热,有的想和她交朋友,有的甚至对她进行谩骂,让她“像老鼠一样躲起来”。

除了陌生人,村里的邻居也开始害怕她。有一天,她带着表妹出门玩儿,她看见邻居们在家里也戴着口罩,有一家人本来打算出门,看着她们走过去,马上转身跑回家,关上了门。邓怡说,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瘟神”,大家都不敢靠近。

赵坤一家三人从外地旅游准备回武汉,但是他们坐的火车因为封城,没办法停靠武汉,他们被拉到河南信阳。在信阳下车后,由于没有酒店入住,他们顺着国道,徒步走向武汉。在路上,他们见证了各个乡镇严苛的疫情防控情况。他们多次被排查,多次被劝返,但是他们不知道该去哪儿,还是继续绕小路向武汉走。

近日,网络上流传着各地自发防控疫情的图片。有的推土堵路,有的砍树挡车,有的派人把守,有的到武汉返乡者家门口拉横幅“本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来往”。

拖车挡住通道。

河南一些乡村因疫情防控要求严格又极具地方特色而走红网络,“快来抄作业”“河南硬核” 等微博话题甚至登上热搜榜。河南原阳县齐街镇党委书记张传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原阳各级领导都有自己负责的片区,区县的班子成员每人包两个村,乡镇干部每人包一个村,村干部每人包一个片区。剩下的干部包括村组长每人包一块,每一块有几户人家。包村、包片、包块的干部,负责排查到位。

乡镇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干部的压力巨大。此前,河南一村支书因在炎疫情防控工作中,责任意识不强,对村里一户武汉返乡人员实施居家隔离措施流于形式,被撤职。该乡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号召广大干部加大力度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一个城封了。

连夜逃到另一个城市 也封了。

1月23日,早上4点多,彭女士被一串信息振醒。她打开手机,微信群正在讨论武汉要“封城”了,她有点懵,发信息询问会不会封高速,但是没有准确的消息。她越想越担心,于是就起床收拾东西,在5点半出门,往老家孝感赶。

在她往孝感走的两个小时前,她的朋友苏女士也从孝感回武汉接母亲出城。因为担心封城后,母亲一个人在武汉不方便,她和老公连夜进城,想试着将母亲接回孝感。进武汉时,她们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出不来,就和母亲一起留武汉。

一路上却很顺利,苏女士很快就接上母亲往孝感返。一路上车流还算正常,苏女士发现,出城的车辆鄂A牌照的不到50%,很多都是湖北其它城市的车牌。到高速路口是早上6点半,只开放一个车道,10多辆车排队,有工作人员在检测体温。

封城当天,彭女士和苏女士都顺利离开了武汉,可是两天后孝感也封城了。因为疫情加重,她们回孝感就再也没有出门,都在家里自我隔离。苏女士的家人,隔几天就会送一些食材到她房子门口,等家人离开,她再出门将其拿进来。

从一个“封城”到另一个“封城”,彭女士和苏女士认为她们并不是逃城者,她们只是像大多数人一样回老家。

据媒体报道,一位从大理旅游归来的武汉市民,因为武汉封城,一路开车回鄂州老家,但是等她们进入鄂州境内,却发现所以的路线都被封了,最后她们不得不返回武汉。

阳光来临。

有人建10多个微信群专门帮助武汉人。

从事旅游行业的雯儿,在武汉“封城”后发现很多武汉游客无法回家的现象,她利用自己的资源,很快就建立了10多个微信群,让那些散落在各个城市的武汉人互通信息,抱团取暖。

在重庆,陈祥国将自己的信息公布在网络上,他将自己家的4个卧室打扫干净,换上新的床单被褥,准备好食物,免费提供给暂时无法回家的武汉人。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还没有人入住,但是昨天他接到云南的一个求助电话,说准备过来找他,后来对方又告诉他云南也给他们安置了酒店。

一位武汉人在微博贴出了自己的经历:从武汉到赤壁,到长沙,到中山,再到湛江,他们一家8口开车流浪了5天,因为武汉车牌和武汉证件,他们处处被歧视。1月27日,湛江政府为他们安排了隔离酒店,隔离期间一日三餐、药品、停车、住宿统统免费,他们称“终于见到了阳光”。

1月27日凌晨,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一封“请求”信。在信中呼吁和请求:“各航空公司、兄弟城市旅游行业同仁,继续对武汉旅游团队回国返汉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让出境的武汉旅游团队平安回国返汉;请求兄弟城市文化和旅游部门继续给予大力协调和排忧解难,对所有在外旅行的武汉市民给予必要的帮助,让他们更深切地感受到兄弟城市的温暖和关爱。”。

如今,雯儿的各个群中经常出现,安置湖北人的通知和酒店信息。截至1月27日中午,云南、广西、广东、海南等地安置湖北滞留游客的酒店逐渐公开,各地的措施也在相距出台。

刘明打算将车开到昆明,到安置酒店,和群里的朋友住在一起。陈女士也准备返回珠海,她听说那里有安置湖北人的酒店,她正在打电话进行核实。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